2023年2月9日 星期四

轻松一刻

第三十回 镇将南朝偏跋扈 部兵西楚最轻剽

第三十回 镇将南朝偏跋扈 部兵西楚最轻剽 韦小宝和公主只盼到云南这条路永远走不到尽头,但路途虽遥,行得虽慢,终于也有到达的一日。 贵州省是吴三桂的辖地,在贵州罗甸驻有重兵。建宁公主一行刚入贵州...

第二十九回 卷幔微风香忽到 瞰床新月雨初收

第二十九回 卷幔微风香忽到 瞰床新月雨初收 韦小宝出宫去和李力世、关安基、玄贞道人、钱老本等人相见。天地会群雄尽皆欢然。李力世道:“属下刚得到讯息,总舵主已到天津,日内就上京来。韦香主也正回京,那真...

第二十八回 未免情多丝宛转 为谁辛苦窍玲珑

韦小宝当晚睡到半夜,忽听得窗上有声轻敲,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,只听窗外有人低声道:“韦恩公,是我。” 他一凝神,辨明是吴立身的声音,忙走近窗边,低声道:“是吴二叔么?”吴立身道:“不敢,是我。”韦...

第二十七回 滇海有人闻鬼哭 棘门此外尽儿嬉

第二十七回 滇海有人闻鬼哭 棘门此外尽儿嬉 白衣尼出神半晌,见韦小宝笑嘻嘻的走近,知他在经书上下了剧毒,叹道:“若不是你聪明机警,今日我难免命丧敌手,那也罢了,只恐尚须受辱。只是杀人情非得已,不用这...

第二十六回 草木连天人骨白 关山满眼夕阳红

第二十六回 草木连天人骨白 关山满眼夕阳红 次日三人向南进发,沿路寻访阿琪的下落。一路之上,韦小宝服侍二人十分周到,心中虽爱煞了阿珂,却不敢丝毫露出轻狂之态,心想倘若给白衣尼察觉,那就糟糕之极了。阿...

第二十五回 乌飞白头窜帝子 马挟红粉啼宫娥

第二十五回 乌飞白头窜帝子 马挟红粉啼宫娥 韦小宝被提著疾行,犹似腾云驾雾一般,一棵棵大树在身旁掠过,只觉越奔越高,心中说不出的害怕:“这贼秃一剑刺不死我,定然大大不服气。他要改用别法,且看从万丈高...

第二十四回 爱河纵涸须千劫 苦海难量为一慈

第二十四回 爱河纵涸须千劫 苦海难量为一慈 众侍卫辞去后,韦小宝去见方丈,说道既有皇命,明日便须启程,前赴清凉寺。 晦聪方丈道:“自当如此。师弟生具宿慧,妙悟佛义,可惜相聚之日无多,又须分别,...

第二十三回 天生才士定多癖 君与此图皆可传

第二十三回 天生才士定多癖 君与此图皆可传 澄观道:“又要师叔你老人家和净济他们四个出去,和两位女施主动手,让她们折断手足。倘若折得厉害了,难以治愈,从此残废,岂不可惜?又如两位女施主下手狠辣,竟把...

第二十二回 老衲山中移漏处 佳人世外改妆时

第二十二回 老衲山中移漏处 佳人世外改妆时 韦小宝动身启程,天色已晚,但圣旨要他即日离京,说什么也非得出城不可。出永定门行了二十里,便即扎营住宿。 骁骑营是卫护皇帝的亲兵,都是满洲的亲贵子弟,...

第二十一回 金剪无声云委地 宝钗有梦燕依人

第二十一回 金剪无声云委地 宝钗有梦燕依人 不一日,海船到达秦皇岛,弃船登岸,到了北京。 韦小宝道:“我要想法子混进皇宫去,可不知哪一天方能得手,大伙儿须得找个安身之所。”当下陆高轩去租了一所...

最新攻略

数独的解题方法及技巧

九宫格数独口诀技巧 首先确认中间的数字...